公司新闻

雷赛智能IPO:实控人曾低买高卖公司股份

发布时间:2019-07-01 21:27 作者:彩89
所属分类:彩89新闻 发表日期:2019-07-01 文章来源:彩89

  值得注意的是,在雷赛智能历次股权转让中,出现了时间相差1个月,但股权转让作价相差较大的情况,实控人李卫平还“插手”股权受让,成为“中间商”:一边从员工持股平台(出让方)低价受让持股,一边高价卖出。律师直言,这样的操作使得交易溢价利润落入了实控人口袋,需要警惕其利益输送的可能。

  2018年11月,卷土重来的深圳市雷赛智能控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雷赛智能)再次报送招股书(申报稿),拟登陆深交所。在此之前,雷赛智能已有一次IPO经历,并在2015年成功过会,但直到2017年仍未能上市,无奈终止。

  根据此次提交的招股书(申报稿),公司前身是成立于2007年的雷泰控制,后于2010年8月更名为雷赛科技,于2011年7月以现有的30位股东作为发起人,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公司名称也变更为雷赛智能。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研究发现,在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之前,雷赛智能共经历8次股权转让,股东也由初始的9名自然人,变更为27名自然人与3名法人。

  值得注意的是,在历次股权转让中,出现了时间相差1个月,但股权转让作价相差较大的情况,实控人李卫平还“插手”股权受让,成为“中间商”:一边从员工持股平台(出让方)低价受让持股,一边高价卖出。律师直言,这样的操作使得交易溢价利润落入了实控人口袋,需要警惕其利益输送的可能。

  资料显示,雷赛智能是一家专注于为智能制造装备业提供运动控制核心部件及行业运动控制解决方案的高新技术企业。

  招股书(申报稿)披露,雷赛智能前身深圳市雷泰控制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1月,2010年8月更名为深圳市雷赛科技有限公司,2011年7月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目前注册资本1.56亿元。

  根据招股书(申报稿),2015~2017年及2018年上半年,雷赛智能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68亿元、4.23亿元、5.35亿元和3.23亿元;对应的净利润则分别约为7153.45万元、8063.95万元、9349.66万元及6043.87万元。

  雷赛智能在不断发展壮大的过程中,不仅吸引越来越多的客户,股东也是越来越多。从成立至今,雷赛智能合计经历了11次股权转让,其中8次发生在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之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其中一次股权转让价格耐人寻味。

  2010年8月,因实际控制人上市方案调整,通过股权转让,雷赛智能整体股份转让至李卫平及其配偶施慧敏二人手中,此次转让价格均为1.01元/股。

  随后,经过3次增资,到了2010年11月,雷赛智能注册资本增至6000万元。

  2010年11月,为激励部分员工,并调整实际控制人的相关持股结构,雷赛智能召开股东会,审议通过第六次股权转让,引入7名新股东,此次股权转让在当年12月1日办理完毕变更登记。在此次股权转让中,转让价格依然为1元/股,但20天后,情况出现了变化。

  当年12月21日,雷赛智能召开股东会,审议通过的第七次股权转让事项中,转让方只有两名和赛投资及李卫平,受让方较多,共21名,其中包括李卫平本人及其父李呈生。转让价格不再是以往的1元/股,而是针对不同的受让方,出现了多个价格。

  其中,李卫平受让和赛投资1.95%出资比例(对应出资额117万元)、李呈生受让李卫平0.33%出资比例(对应出资额20万元),受让价格均为1元/股。

  肖友良、陈枫两人受让价格最高,为8.50元/股,他们分别受让李卫平转让的1.08%、0.92%的出资比例,对应比例的出资额分别为65万元、55万元。

  同时,杨立望、黄桂香、周青霞、徐兴富等17人的受让价格为5.50元/股,这17人受让的出资比例不等。例如,杨立望受让了0.5%的出资比例,黄桂香受让了0.33%的出资比例。

  令人不解的是,作为转让方的李卫平,也参与到股权受让中。这让整个交易显得有点复杂。实际上,李卫平本可以不参与此次股权受让和赛投资将1.95%的持股比例(对应出资额117万元)直接出让给其他受让方即可。

  招股书(申报稿)披露,和赛投资成立于2009年6月,是雷赛智能员工持股平台,共50名自然人持股100%。截至披露,和赛投资持有雷赛智能11.71%股权。

  “如果没有合理理由,那就可能涉及利益输送了。”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解释称,这样的操作,理论上将损害原股权出让方股东的权益,“因为把收益转出去了,收益到了实控人手里,而不在出让方。”

  “原出让方直接卖给其他自然人,赚的钱是到了出让方(持股平台)那里,如果要回到股东,还要交税。”北京中会仁会计师事务所主任丁会仁还解释称,此举除了将交易溢价截留在实控人手里,也可以达到避税的效果。

  对于2010年12月的第七次股权转让,雷赛智能设计了一套复杂的交易方式,将股东由11名增至29名。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对于此次股权转让,雷赛智能在招股书(申报稿)中解释为“为激励部分员工”。

  记者查阅了雷赛智能新旧两版招股书申报资料(旧版为2014年9月更新版本),在“前十名自然人股东及其在公司担任的职务情况”披露中,肖友良均进入股东名单,但在对应的公司任职情况一栏中,均为“-”,即没有在公司担任职务。

  除肖友良外,陈枫的情况也是如此,披露的任职情况同为“-”。但在最开始的2014年4月雷赛智能披露的招股书(申报稿)中,陈枫为公司监事。

  在此次股权转让中,肖友良、陈枫均以8.50元/股的价格从李卫平那里受让了股份。

  巧合的是,“肖友良”、“陈枫”、“李卫平”三个名字曾相继出现在一家名为“深圳市中域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股东名单中。

  2007年9月18日,深圳市中域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由肖友良及刘宏两名自然人注册成立,持股比例分别为80%、20%。当年12月,刘宏退出,李卫平新增为公司股东之一。同时,肖友良、李卫平持股比例调整至70%、30%。

  这样的合伙人关系一直保持到2010年7月,李卫平退出,陈枫为新增股东。同时,肖友良、陈枫持股比例调整为85%、15%。随后直到2017年11月,肖友良、陈枫两人才退出深圳市中域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股东行列。

  工商资料显示,目前,陈枫依然为深圳市中域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董事,肖友良则为该公司董事长,但二者均未持有股份。

  同时,工商资料还显示,2015年6月,该公司住所变更至深圳市南山区学苑大道1001号南山智园,直至2018年9月才迁出。雷赛智能招股书(申报稿)披露,其公司同样位于南山智园中,系2014年7月签订合同租赁。

  由于没有进一步的证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无法证实上述同名的人是否为同一个人。

  记者先后通过电话及邮件方式尝试采访雷赛智能,但截至发稿未能收到回复。12月24日,雷赛智能董秘办相关人士称,“公司刚报材料,我们现在不接受任何采访,还在等待反馈。”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前员工盗取几所有产品技术资料,到处卖,导致市场到处是仿制雷赛的产品,实控人没有采取任何一点点动作。有技术的仿制公司,做的产品比雷赛的还要好。与众多公司的商标纠纷,核心在于别人能够买得到雷赛的程序等技术资料。这些丑事并没有在招股中披露。

  研发管控好水,核心产品源代码、硬件原理图被离职员工一锅端,市场上一堆仿制产品,都是买代码生产。各位想做产品,还是能买到一整套资料。商标品牌陷入纠纷,一群高管好水。

      彩89,彩89投注,彩89首页